农网改造黔东行特稿

发布时间:2019-01-09 11:25:46  作者: 聂娜 张卫志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提高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发展农村经济,实现乡村振兴,离不开电力。

“十三五”期间,南方电网贵州电网公司规划电网建设投资近500亿元,其中,对农村电网建设投资超过250亿元。

农网改造搞得好不好,农民最有发言权。

11月2730日,我们走进贵州东部,在铜仁市沿河、德江、松桃三地,听村民讲述从马灯到电灯,从用上电到用好电,从脱贫到致富的变迁,见证贵州农网改造20年来的巨大变化。贫困户生活用电再也不愁,农村动力用电再也不“卡”,贵州农村地区电力取得了快速发展,小康电为贵州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了强劲动力。

2018年,沿河供电局加大了对高山村的人力和物力的投入,总投资82.625万元,加强对该村的电网建设。.JPG

2018年,沿河供电局加大了对高山村的人力和物力的投入,总投资82.625万元,加强对该村的电网建设。

沿河:高山飞地亮灯记

“高山村是贵州的一块‘飞地’,坐落在乌江三峡东岸的高山深处,左、右、后方紧靠重庆市酉阳县,就连好多重庆人都不晓得那里隶属贵州。”

“我们要进村,就得跨省,必经之路都是人家重庆的地盘。”

去高山村之前,铜仁市沿河县供电局党委书记李思辉的一番话,让记者探访高山村的心意更加迫切,一定要去这个铜仁市最后一个通电村看一看。

“路况不太好,从县城出发,大概三个多小时车程才能到。”1129日清早,出发前,李思辉说。

我们一行人分坐两个车,在陡峭而狭窄的盘山路上蜿蜒而上,很多路段没有护栏,车窗外就是万丈悬崖,看得记者直发怵,这才明白李思辉之前提示路况不太好的含意,心底更想起了田贵强,他到高山村时,连这条路也没有。

田贵强是沿河县供电局的职工,11年前,他是为高山村送去“光明”的建设者之一,也是铜仁市“消灭”最后一个无电村的见证者之一。

2007年,正值贵州通电80周年,但依然还有上百个村几万户农民与电无缘,其中,铜仁地区共有40个无电村、8889户无电户,占了整个贵州省无电村(户)的三分之一以上。

沿河县思渠镇的高山村情况更为特殊,这个村与思渠镇隔江相望,依山而建,进村没有公路,渡江是唯一的通道。

每到夜晚,村里家家松脂照明,户户油灯如豆,周遭一片漆黑。

2007年5月,田贵强带领20余个技术人员,背着被子从沿河县城出发,坐了2个多小时的船,才到高山村的山脚下。

“从山脚下到村里的垂直高度有600多米,上山太难,我们一路砍着藤条杂草前行,又花了2个多小时才到村口,天都快黑了。”

“我们打着电筒进村,村民们放响了鞭炮前来迎接,端来了包谷面和酸菜,没想到村里日子这么苦,大家心里都涩涩的。”田贵强对记者说。

“村里地势崎岖,花了一个多月,才完成村里的测绘工作。到了打电线杆坑洞时,我们人手不够,村民们积极地投工投粮,每户人家都领了10几个坑洞的活,要打1.6米深。”

“可年轻力壮的男人们都外出打工去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妇女小孩,常看到大人背着孩子打洞的场景。”

终于到了拉杆架线时,困难更大。但对高山村的村民而言,再难也难不过“天黑就睡觉,出门提马灯”的日子,村民们对晚上“亮堂堂”的迫切渴望,早用上电的人无法想象。

“村里的男人们都回来了,每天清早村里一声喊‘出工喽’,家家户户都出了门,带上干粮背上水,跟随驻扎在村里的供电局工作人员去拉电杆。”高山村村支书田永江讲起11年前的事,仿佛就在眼前。

船运来的水泥电杆堆在山脚下的江边,只能靠人肩扛手拉运到村里。

“四五十人一组,一步一声号子。二十多个女人在前面拉绳索,二三十个男人在后面肩抬手扶。”

“山路险窄,10多个小时才能从江边运一根电杆到村里。从运电杆到架电杆,再拉上电线,整整用了三个月时间。”田永江说。

2007年118日,当第一盏电灯在高山村点亮,整个高山村沸腾了,村里人激动得再次放响鞭炮,比过年还要热闹。

“没通电时,除了听听装电池的收音机,全村最大的娱乐就是去村民田维程和侯超壤两家看电视了。”

“当时那是全村唯一的两台电视机,用的是柴油发电机,哪怕最多能看个把小时,也很知足。”田永江向远处的电杆望了望,现在已无法想象当初是怎样熬过来的。

自从有了电,高山村的生活大变样。石磨成了闲置品,家家都有了电磨机;打猪草省劲了,割草机让喂饲料的活变得轻松;再不用去别人家看电视,自己家里都有;电饭锅、电冰箱、取暖器等等电器设备,添置得越来越多。

电通了,电稳了,村里的新房修了一栋又一栋,回村创业的男人也多了。

今年44岁的村民田应明,从2017年底起,在村里率先搞起了养殖,在他的养殖场里,有150余头出栏猪、200余只鸡、10多头牛,成了村里的第一养殖户。

“现在养猪一时一刻也离不开电,猪‘娇贵’得很,夏天要用大型排风扇和喷雾器给猪降温,以免中暑,冬天则需要使用大功率红外线灯泡提高猪舍温度,不能冻着。”

田应明和记者闲聊间,几个供电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猪舍旁边忙着‘栽’电杆。“我明年准备扩大养殖场规模,特意申请了三相动力电,不愁电不足。”

精准扶贫,电力先行。

李思辉告诉记者,高山村辖区原配有供电台区3台,容量均为30千伏安,随着农网改造升级,今年沿河供电局加大了对高山村人力和物力的投入,加强对该村的电网建设,2018年总投资82.625万元,共新增50千伏安供电台区4台,新立电杆127根,新建10千伏线路1.227千米,低压3.169千米。

高山村也是沿河供电局的定点扶贫村。

2017年,沿河供电局捐款2.5万元,帮助高山村购买进户水管材料,解决村民自来水进户管架设。今年又捐款5万元,用于村里学校至方家三组居民的主干道建设,助力全村脱贫致富。

“用上了放心电,今年村里家家户户也有了自来水,目前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大力发展特色产业,准备成立高山村合作社,通过土地流转、农民入股等多种形式,带领高山村村民走上致富路。”思渠镇镇长谯政勇对记者说。

由于自然条件‘先天不足’,高山村全村土地面积600亩,却无一亩田,7个村民组共173716人,其中贫困户有45122人。

“从前村里只种包谷、花生和红薯,今年村里栽种了300多亩乌江红心蜜柚,明年准备栽种两三百亩空心李,”谯政勇说,“我们明年还将注入扶贫资金,规划在村里再建一个茶场。”

电通了,水通了,高山村的村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希望能在高山村与思渠镇之间架上一座桥,打通我们走出大山的路。”田永江眼神里透出期盼。

松桃县正大镇正光村村民熊文经营的超市上方,架设着标准的“四平线”。.JPG

松桃县正大镇正光村村民熊文经营的超市上方,架设着标准的“四平线”。

德江:四家人的电线杆

11月30日早晨,记者来到陈和美的新家门前时,她正准备开着她的电动三轮车去赶场买牛。

陈和美是铜仁市德江县桶井乡七里村的村民,去年12月才住进三层高的新房。“天冷,到楼上热和。”她捧来一大盘桔子,乐呵呵地招呼着记者进家。

陈和美的新家,独零零地伫立在公路边,“我家离村里有3公里远,搬来这附近的还有三户人家,再往下走才看得见。”陈和美解释道。

陈和美家门口,放着打米机、磨面机、割草机等设备,进屋一看,一楼热水器、三门电冰箱、洗衣机、电风扇、厨房电器产品啥都不缺,取暖电炉和电视机搬到了三楼,“几个孙子围着这个电炉做作业、看电视,从早到晚睡觉才关。”陈和美一边开电炉一边说。

在搬新家前,陈和美一家住在村里,挨着父母住。“一直想自己修新房,村里地贵,就选了块离村远一点的地方。”陈和美告诉记者。

但陈和美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新家所在位置没通电。

直到搬进新家,陈和美傻眼了,花了不少钱配置齐全的电器产品,全都用不上,自己成了“无电户”。

陈和美这下着急了,一听到还有村民没电用,供电部门也急了。

“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让每个村寨都‘用好电’,更不要说没电用了。”铜仁市供电局德江配网业主项目部项目经理周劲松说。

为了这“跳”出村寨的四家人,德江供电局启动农村电网改造紧急资金,出资30余万元,为陈和美等四户人家架杆拉线:安装了一台50千伏安变压器,架设了80010千伏线路、2000400伏线路。

“我们今年1月进场施工,不到一周的时间,就为这四家人通了电。”周劲松说。

“供电局的工作人员还专门为我家安装了动力电。”陈和美一脸感激。

有了动力电,陈和美的养殖和豆腐生意也更加红火了,20余头猪、6头牛都卖光了,做豆腐平均每天能赚150元以上。

“我们一家人还在家对面的山坡上种菜和养蜂。”陈和美说,“用的都是小康电,我们更要把日子过得小康。”

桶井乡是贵州省20个极贫乡之一,地处乌江沿岸,用户分散,全乡共有23个村(社区)6613户村民座落在大山深处。

2004年,贫困落后的桶井乡搭上“村村通电”的改革列车,23个村的村民们听说村里要通电,个个劲头十足,纷纷集资买线架设电杆。

尽管通上了电,但由于是木质电杆,安全隐患多,遇到刮风下雨就会停电。村里虽然陆续有了电视,却因电力不足,电视频闪雪花无法使用,成了家里的摆设。

“别说电视,一到晚上用电高峰时,连电灯都达不到正常亮度,昏昏暗暗的,直接要在电灯下面点蜡烛。”周劲松这样形容。

供电质量好不好,是衡量脱贫的重要指标之一。

2004年以来,随着一、二期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的实施,德江县供电局先后投入资金2.13亿元,对桶井乡实施了3次配网改造和中心村改造。“今年的新一轮农网改造早在930日就提前完成了。”周劲松说。

德江县供电局在桶井乡共新建1座35千伏变电站,510千伏线路,324000.4千伏线路,新增、增容变压器达61台,容量7230千伏安,其中,新建台区增加900千伏安容量的变压器,彻底解决了农村低电压和供电“卡脖子”问题。

有了动力电、小康电,桶井乡玉竹社区因地制宜,搞起了乡村旅游产业。

2008年以来,我们依托金丝黄菊和无核菊,相继开发了同心社区、玉竹社区等乡村旅游景区,景区游客络绎不绝,”桶井乡玉竹社区党支部书记安光说,“很多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回家创业,办起了农家乐,现在两个社区的村民人均年收入达到了3万元。”

德江县供电局的工作人员实施中心村改造。.JPG

德江县供电局的工作人员实施中心村改造。

松桃:三个人眼里的小康电

说起松桃县电农网改造搞得好不好,在本地人熊文眼里,10年前和现在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距。

“看看我头顶上这标准的‘四平线’,就知道好不好了。”44岁的熊文站在自己超市门前,抬手往上指了指。

熊文是铜仁市松桃县正大镇正光村的村民,在镇上新街开了个上百平方的生活超市,“现在用电稳得很,没啥说的,”熊文搬出塑料凳,让记者坐下聊,“从前可就有得讲了。”

2008年以前,尽管村里早通了电,也就是照照亮不摸黑,虽说家里买了厨房电器,我们宁可砍柴做饭,也不会想着用电。别说电磁炉,要等电饭锅煮熟饭,怕是要到半夜,米都泡成粥了。”

“那时过日子就没想过依靠用电,更没用电取暖的概念。有一年冬天,一个村民家买了取暖器,一个月花了200元的电费,让全村人都震惊了。在那个每家每户一个月也就十几二十元电费的年代,感觉就是天价。”

松桃县正大镇的茶产业拥有安全稳定的电力保障。.JPG

松桃县正大镇的茶产业拥有安全稳定的电力保障。

2009年后,熊文有了用电新体验。

2009年12月,贵州省第二轮农村电网改造结束,并在西部率先实现电网覆盖范围内“户户通电”的目标,农村用电也实现了质的飞跃。

“村里人对家用电器已经不稀奇,慢慢地做啥都要用上电了。唯独空调,几年前对村里人来说还是个新鲜东西,当时只有另一个村里的人家安了一台空调。”

“现在几乎家家都添置了空调,但凡城里有的电器,村里都有。”

“以前停不停电无所谓,现在只要停半小时,全村家家户户都急了,就差没把供电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打爆。”讲到这儿,熊文笑出声来。

在外来户叶晓青眼里,松桃电力可以概括成三个字:“电保姆”。

叶晓青是贵州松桃武陵源苗王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3年,从老家浙江金华到松桃县正大镇后,松桃就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贵州松桃武陵源苗王茶业有限公司在正大镇有5000亩茶园,其中2800亩核心区域为现代化高效生态示范基地,是贵州铜仁地区目前最大的集种植、加工、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今年5月,该公司产品‘苗王顶芽’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上荣获金奖。

2018年,松桃供电局投资1.07亿展开农网改造升级电网建设。摄影/杨昌稳.JPG

2018年,松桃供电局投资1.07亿展开农网改造升级电网建设。摄影/杨昌稳

“做茶叶这行,用电非常重要,安全稳定的电力才能保障产品品质。”叶晓青大有感触。

回想刚到松桃时,叶晓青也烦恼过,“动不动就停电,一下雨肯定停。”

“我们对电力的依赖性太高了,茶叶加工时最怕停电,哪怕只有半小时,处于高温下的茶叶也会全部烧焦,损失惨重啊。”

如今的松桃不一样了。

截至目前,松桃境内已建成500千伏及以下等级变电站22座,变电容量2773.2兆伏安;已形成一个以220千伏为依托、110千伏和35千伏为主要骨干的完整供电网络,电网覆盖全县28个乡镇503个村,2017年售电量攀升至18.23亿千瓦时。

“电压稳,电力足,管家式服务更让人点赞。”叶晓青说。

“遇到电力检修,供电部门会提前一个星期电话或短信通知;我们有啥需求,哪怕是深夜十一二点,只要一个电话,电力保障人员会在撂下电话不久就能赶到,迅速解决问题,连水都不喝一口。”

明年起,叶晓青的茶将走出国门,远销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国。“我的家都安在了松桃,更应助力松桃,做大做强茶产业。”这是叶晓青的一个心愿。

作为农网改造的建设者和受益人,在松桃供电局退休员工李明汉眼里,松桃的电力发展是一部从小水电走向大电网的纪录片。

1978年以前,松桃县仅有盘闷、响水洞、红旗3座小水电站,发电量仅为300万千瓦时,供电范围仅限于县城。

为了改变缺电的现状,从1972年起,松桃开始修建虎渡口电站,李明汉加入到浩浩荡荡的建设大军中。“整整用了8年时间,电站终于建成。”李明汉说。

1981年3月,虎渡口电站一期工程1号机组调试成功投运;198412月,虎渡口电站二期工程启动,于19886月建成投运,除向松桃县城供电外,还供应长兴、世昌、九江等部分乡镇农村生产和生活用电。

“但仍有许多地方还在摸黑过日子。”李明汉家在大路乡寨冠村,那时家里还在点着煤油灯,“我眼睛不好,高度近视,渴望村里通电的心情比别人更加迫切。”

1992年,松桃结束依靠水电站孤网运行的历史,并入了黔东电网。“我家终于装了2个灯泡,尽管村里还没有动力电,也用不上家用电器,但都心满意足了。”李明汉说。

在李明汉心里,清晰地画着一个时间轴,他记得松桃电网建设的每一个时间段。

1992年到1999年,我把那几年称为发展缓慢期,村寨里一二十千瓦的小水电站遍地开花,架的都是木头电杆。”

2000年起,随着国家第一轮农网改造启动,松桃有了220千伏变电站,逐渐实现了‘村村通’、‘组组通’、‘户户通’,2000年售电量突破1亿千万时。”

2009年,第二轮农网改造让松桃电网建设跨上新台阶当年供电量、售电量双双突破10亿千万时。”

2016年第三轮农网改造升级,让松桃电网从保障用上电’跃至保证‘用好电’的快速发展期。”

今年是贵州完成新一轮农网改造任务最关键、工程量最大的一年,“我虽然退休了,但我仍然时刻关注着电网建设。”

李明汉手里拿着一份“成绩单”,扶正眼镜仔细看了又看——

2018年,松桃供电局投资1.07亿展开农网改造升级电网建设,完成42个深度贫困村的电网改造任务,完成低压集抄改造18.3万户,实现智能电表和低压集抄覆盖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