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王牌野战军”能人

发布时间:2019-04-29 16:41:1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人间四月,风光无限,草长莺飞,山水相映,春天的乌江美如画廊。

然而,就在此时,乌江河畔的构皮滩发电厂厂房内,有一群人却和春天的画面极不相称:他们脸上、身上满是油污,有的甚至耳朵、鼻孔里都是油垢;他们在拆吊分解的发电机部件旁,清洗、打磨、除锈、修复……厂房内机声轰隆,行车警报嗡嗡作响,他们干得热火朝天。他们就是乌江渡发电厂培育的检修队伍——乌江下游修试中心成员,负责乌江流域下游乌江渡、构皮滩、思林、沙沱4家电厂18台机组的检修任务。年复一年,他们战斗在大山深处,敢碰硬钉子、能咬硬骨头,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在检修界,他们是名副其实的“王牌野战军”。

3.JPG

检修现场

十八般武艺解难题

“有许多老师傅,只需听一听,就知道机组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只需看一看、摸一摸,就知道零件的受损程度,该不该换。年轻人经验虽然不足,但他们把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通过3D建模、测量对比等手段,也攻克了许多难关。”提起这支“王牌野战军”,中心专职工程师令狐争争赞不绝口。这支队伍里既有工作几十年、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也有年轻的中央企业技术能手、华电集团技术能手,面对检修考验,他们见招拆招,可谓“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构皮滩发电厂#2机组定子出线和中性点处的两台空气冷却器一直是构皮滩电厂的“心病”,因为纵向拆除会破坏连接线,横向拆除距离又太狭窄,自投运以来就“岿然不动”,成了比较大的安全隐患。乌电检修“空军”们(因为常年在行车上工作,所以称为“空军”)仔细查看了周围的“地形”,盯着两台空冷细细思索,过了几分钟,老师傅杨开红一拍大腿:“自己做个工具就可以搞!”年轻人杜海也点了点头:“横向吊确实非常难,但我们技术应该够!”二人开始思索调运方案,自制吊钩。吊钩经过三方审核后,经验独到的“空军”们微距离横向吊运一试成功,拔出了构皮滩的“心病”。

在对思林#2机组进行大修时,厂方负责人告诉他们,水导轴承摆度达到了400多微米,并放言:“要是能降到300以内,就谢天谢地了。”中心成员找来该机组图纸进行3D建模,同时对照现场实际,重新研究测量了水平高程、转子中心等数据,屡次进行微调,终于找到了一个最佳点。厂方工作人员进行测量,只有200多一点,达到了近乎完美。厂方负责人看到数据时,目瞪口呆,愣了半天才竖起大拇指:“你们乌江渡牛!”

如此见招拆招对中心成员来说已经屡见不鲜,在对构皮滩#2机组空冷进行打压试验时,所有的打压泵像是“约好”了一样,同时损坏。工期那么紧,造计划进行采购肯定是来不及了,正当大家焦头烂额之时,中心成员陈建军走了过来,丢下一句话:“泵的问题交给我。”看到沉默寡言的他说得斩钉截铁,令狐争争点了点头。陈建军查阅了打压泵的数据资料后,连夜对洗车的高压水枪进行改造,还真让他活生生地改造出了一台打压泵来。而且高压水枪改造的打压泵比以前的泵效率更高,打压的时间直接缩短了50%

看“病情”开“处方”查“疗效”,多年来,乌电检修部队战功卓著:在未停机的情况下处理了乌江渡发电厂#2机接力器前端盖渗油问题,解决了沙沱发电厂#1#2机大修、思林发电厂#4机导叶漏水量大的问题,处理了构皮滩#1机组盘车、#2机组顶盖螺丝拔出困难等问题……得到了业主方的多面锦旗和一致好评。检修过程中,他们发明创造了转子法兰对空专用工具、大轴连接螺栓拔除工具、水车室移动检修平台、分闸打压专用工具等,部分已申请专利。

精益求精.jpg

检修现场

三十六计抓管理

一个有战斗力、核心竞争力的团队必然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和制度,乌电检修部队也有他们的“三十六计”。

安全方面,他们提倡“人无我有,人有我精”。2019330日下午,检修微信群内发布天气预报:余庆地区次日有大风、大雨和极端天气。当时已经是饭点,收到信息后,检修人员们来不及吃饭,立即上坝,对构皮滩#2机拦污栅处的防护围栏进行固定,锁定坝上行车,捆紧、压实防护布、钢丝球等易飞物品,这就是他们的“安全不等下一秒,隐患整改不过夜”。

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安全学习不分时间地点,上级有事故通报和文件精神随时宣贯随地学,工作休息的间歇、班前会、晚上休息时都是他们的学习时间;现场指挥所,机旁盘,甚至水车室都“客串”过他们的教室;与此同时,每到一处,他们都和业主方建立起联合管理机制,建立了违章曝光微信群,利用业主方的摄像头帮助他们抓违章,他们告诉业主方:“只要抓到我们违章,罚单直接砸过来。”令狐争争说:“随着大家安全意识的提升,随着联合管理机制的启动,现在,他们想罚我们都难。”乌江渡发电厂原本有9条安全生产禁令,他们结合机组现场检修实际,对其进行了扩展,形成了自己的15条禁令。由于每个厂结构特点不同,他们还针对每个厂制定了不同的安全措施,多年来无一例人身伤亡事故发生。

质量方面,他们严格甚至严苛执行工艺流程,力求做到最好。2018年,思林#2机组A修,机组第一次盘车完成后,上端轴不能完全与主轴同心,乌电检修人员立即对上端轴进行了同心度的调整,调整完成后进行第二次盘车,数据终于合格,但数据最大点在合格范围的临界点。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样也能通过验收,但修好并不是乌电检修人的作风——班组与项目部各位负责人一致认为检修工作必须精益求精。而此时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尽管空间狭窄、紧固螺栓较多,他们擦了把汗,又继续投入战斗,终于,经过多次的调整,盘车数据达到了理想值。不仅如此,在他们的精心“呵护”下,该机组漏水量从1.732m3/s降到了0.5807m3/s,得到了思林电厂的一致好评。

管理方面,他们在机组全过程检修中实行标准化管理,充分发挥安全保障体系和质量控制体系的作用,在检修中严格执行W、H点检、“纵向验收、平行管理”制度(与业主方共同管理工艺质量,每一项工作必须经过双方三级验收方可算合格),加强现场管理和质量监督。201948日,是构皮滩#2机组检修的第55天,从开始检修至今,机组拆机过程中未发生一起设备或部件损坏;在修复过程中,细心的乌电检修人还及时发现许多业主方没有交代的问题,精心进行处理,许多工作一次就通过检修双方验收:如接力器检修后、风闸检修后一次耐压合格,机组各部件一次吊出或吊入成功等等。

检修现场.JPG

检修现场

一方有难八方帮

“在哪里都有酸甜苦辣,在哪里都有委屈难受,但在这里,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我们是一个团队,这里是家。”这是年轻的检修工人曾超对于自己队伍的定义。

“干部就得先干一步。”令狐争争和中心成员一直践行着这句话。管理人员从来不坐办公室,“红帽子”时刻在现场一线成了项目部的作风:在盘车现场、在拆吊瞬间、在水车室内,在最脏最累的地方,总有他们带头工作的身影。多次检修,中心专职工程师刘浪都是技术负责人,但他经常被施工人员调侃:“都说领导要体面,浪哥,你大小是个领导,搞得比我们还脏,快要认不出你了。”每次玩笑,腼腆的刘浪都只是淡淡一笑,然后继续埋头工作,施工人员和检修工作人员一边调侃,一边干得更加卖力。

虽然没做硬性要求,但班组之间默默践行着一个默契: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一人不下班,大家不下班,一个班不下班,所有班组一起干。

“构皮滩#2机组投产9年以来进行首次检修,由于长期运行,144颗顶盖螺丝部分已经变形,如同焊在顶盖上一样,用正常工序只拔出了50多颗,发电机班的兄弟加班加点时,其他班组都没有走的意思,很多兄弟顾不上吃饭,很多兄弟吃了饭又匆匆赶到厂房,发电机班的任务成了大家的任务。为了不影响工期进度,大家连续几天干到第二天凌晨,但没有一个班组有怨言,他们真是好样的。”回忆起拔螺丝的场景,构皮滩井2机组负责人向开阳难以掩饰心中的感动。

这支深山里的“王牌野战军”,是一支敢打敢拼的队伍,是一支团结和谐的队伍。“在这里,你能感受到荣誉感、责任感,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在这里,集体以你为荣,你也可以为集体增辉,在这里,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令狐争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