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应志:检修成功率100%能人

发布时间:2019-03-25 16:17:45  作者:班正堂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态度

冬天的早晨,杨应志邀我和维修部门的同事一起去关脚电站,勘测大坝消力池底板冲刷情况,想让我作一个招标修复方案。

站在消力池旁,望着没过膝盖、冰冷刺骨的池水,我怕下水,自恃经验丰富,看了一下8扇工作闸门的宽度所对应的消力池长边,就随口估算出消力池的总长度在80米左右。

杨应志却摆摆手说,“我们问尺子要数据。既然来了,最好是亲自测量一下。”说着挽起裤腿,撸起袖子,率先跳下水池,和同事认真测量起来,结果是88米!

我顿感尴尬不已,只得自圆其说,“没事,估算嘛,允许有10%的误差,待合同谈判时加进去就行了。”

杨应志的脸马上垮了下来,狠狠瞪我一眼,“招标方案岂能估算吗?万一估多了对我们不利,估少了于施工单位不利呀!”

我的脸一下红到耳根,顿时为杨应志的认真负责肃然起敬。

杨应志1-5.jpg

杨应志和同事交流

救赎

“我在校学的是水动专业,1992年刚参加工作时,在关脚电站当见习生。由于眼高手低,自命不凡,总是与葛师父‘使性子’。”在工修休息时,杨应志给大家讲了个故事。

杨应志刚参加工作时,领导安排由一名资深的老师傅负责对见习生“传帮带”,着力培养后备力量。杨应志与另外4名大学生分在葛师傅所带的班组,名为“重点班”。40多岁的葛师傅已任技术总工,技术水平在当时称得上屈指可数的专家了,不过由于仅是高中学历,又是出了名的寡言少语的厂领导,见习生们认为师傅只是“徒有虚名”“倒不出货”,常常“欺负”葛师傅,当葛师傅指东时,他们偏要往西,专找各种理由抵触帮教,“誓死”与严师对着干。

杨应志想了个整人的“好办法”。一次,杨应志故意缩在葛师傅后面,趁葛师傅巡检不注意,拧开了冷却水循环阀就装着若无其事的跟着交班了,后面接班的人员也没太在意,就顺手签上“正常”二字。直到第3个班接班时才发现漏水严重,冷却水压一直加上不去,急忙报告领导。领导高度重视,请技术专家分析事故原因、查找当班责任人、严肃追究责任等。结果忠厚正直、严肃善良的葛师傅主动背了个“行政记过处分”的黑锅,还不知道是徒弟在使坏。

从此以后,葛师傅的“三最后”和“三严谨”一举成名,即巡检最后走、下班最后走、开会最后走;交接班签字严谨、工作票和操作票签字严谨、备品备件及物资出入库签字严谨。杨应志当即心悦诚服地跪拜葛师傅为师,用“赎罪”方式洗脱自己的“罪恶”,救赎似的疯狂钻研检修技术,发誓要继承和发扬师傅的衣钵,不放过电站的任何一项检修机会,用心实践和总结。在每一次检修中,他都要亲力亲为,必须检查一遍设备才放心签字。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都用心地担负起责任。

葛师傅倾注了3年心血,编写方案、识图绘图、机组拆卸回装、油水汽管路清洗、故障听声识别、设置定置图、研刮推力瓦、盘车找中心线、试车检验、鉴定结果、编写总结……手把手、心交心,事无巨细、毫不保留地传授精湛的检修技术,使杨应志终生受益。

如今,身为安顺水力发电总厂检修维护部副主任的杨应志,已是公认的水轮发电机组检修专家,但一提起当年差点酿成大错的“恶作剧”,依然心怀内疚。

杨应志1-7.jpg

工作中的杨应志

敬业

“杨应志没有获得过像样的大奖,算不上专家。”也有人质疑。对此,杨应志谦虚地说:“我统计过,我工作26年来,参加系统内外常规检修139次,主持和带头搞等级检修大小机组46台次,成功率100%,机组稳定值100%。保守估算一下,我间接或直接带出学员有100余人,为企业创造价值不低于一千万元。虽然没有拿过大奖,也不是什么专家,但是,我用自己积累的经验,给单位节约了检修成本,体现的自身价值比拿大奖实在得多。”

杭州某水轮发电机公司王强总经理这样说:“ 1992年我就认识了杨主任,至今有26年了。其他领导因联系少已淡忘不少了,唯独与杨主任交往多,基本上每年我们都要在电话里频繁交流技术。印象中,杨主任这个人品质很好,很好学、很聪明,一点就透,尤其对水轮发电机组研究得很透,检修和安装基本功很扎实。我们公司曾极力聘请他过来工作,并许以高薪承诺,但都被他婉拒了。”

一次,杨应志承担关脚电站3号机组A级检修时,我去现场找新闻素材,见他一个人蹲在桁车大钩与上支架间隙,边观察仪表边记录。等我转了几圈回来,他还蹲在那里重复这个动作。饭后,返回厂房,见他拿着对讲机还在原地,时而说话,时而观察,时而记录,就这样一个下午过去了。我估摸着杨应志可能遇到“麻烦事”了,凑过去问个究竟,杨应志却舒心地笑着说:“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再核实几遍,试车中心线保持在XY轴重合稳定就宣告自主A修成功了。”

深夜时分,杨应志还常常在写检修日志、总结报告,不时自言自语,“某个部位符合检修规程、某个地方需要再复核一下”,满脑子还在想着“怎样修复效果好、怎样解决才满意”。

杨站长在分析故障原因.jpg

杨应志分析故障原因

担当

45岁的杨应志事业上顺风顺水,但谁又知道他背后的艰辛。

因为检修,杨应志在父亲和岳父病重期间直至去世都不能床前尽孝;因为检修,患癌多年的岳母和妻子直到相继离世前也没能在身边服侍;因为检修,他那两个可爱的儿子很孤独:一个是双下肢残疾的弱冠少年,生活不能自理,另一个尚读幼儿园大班,他却无法履行父亲职责,贴身照顾和接送;因为检修,面对82岁的高堂老母,杨应志不但无法赡养侍奉,反倒将两个儿子送至老人身前拖累;因为检修,为了更好地照顾癌症晚期的妻子吃中药作保守治疗,杨应志不得不将妻子带在身边,朝夕相处,两头牵挂;因为检修,杨应志哪怕痛失亲人,都没有放弃和推脱每一次A修的工作。

到了开学季,杨应志送小儿子上幼儿园。他交待说,“杨琪宇,你要听奶奶的话,不要调皮、乱跑,奶奶年纪大了撵不着你啊。”转身瞬间,小儿子一下子抱着杨应志大腿久久不愿松开,哭着央求道:“爸爸,求求你了,我不跟奶奶在一起,你要陪我嘛,你天天来接我嘛,我好害怕啊!”就这样僵持了10多分钟,任凭杨应志和幼儿园老师怎么哄都不奏效。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杨应志用“转移视线”的办法,将痛苦埋在心中,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体现了自身价值,赢得了一项又一项“无冕”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