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二年成效看点

发布时间:2019-04-29 15:37:33  作者:刘坤伦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能源是贵州省的优势支柱产业,对全省发展大局具有战略性基础性支撑作用,关系国计民生,事关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同步小康大局。

2017年,贵州省创造性建立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旨在打造电量充足供应、电价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发展新优势。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实施近两年来,有效缓解了能源运行大起大落影响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难题,释放出极大的制度改革红利。

2018年,贵州省能源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25.8%,对工业增长贡献率达23.8%、同比提高13.8个百分点,拉动工业增长2.1个百分点、同比增加1.2个百分点。

2019年12月,贵州省能源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6.1%,一季度能源工业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

持续数年的冬季电煤紧张状况得到极大缓解。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有效稳定了煤炭、电力市场预期,促进煤炭、水电、火电的均衡发展,实现煤炭、电力稳定均衡充足生产供应。

2017年,贵州省内供应电煤5505万吨、同比增长33.5%

2018年,贵州省内供应电煤6300万吨、同比增加795万吨,年底统调电厂(含清水河)存煤703万吨、同比增加327万吨,最高时达719万吨。

电煤供应充足有效保障电力稳定增长,2018年统调机组发电量163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创下单日发电量、供电量5.444.31亿千瓦时的历史新高;2018年统调火电发电量达1044亿千瓦时,占统调发电量的64%,保障了电力充足稳定供应。

盘县电厂火车运送电煤进厂.JPG

盘县电厂火车运送电煤进厂

具有竞争力的电价优势开始积累。

电煤价格实行每大卡7至9分的政府指导价,稳定电煤价格和煤电双方的市场预期。水火发电权交易收益全部用于电煤储备和降低工业企业用电成本,为火电企业参与市场化交易、降低电价提供有利条件。贵州省持续深化电力体制改革,持续降低一般工商业输配电价及其目录电价。目前,我省大工业目录电价排全国第24位,输配电价在已公布标准的28个省级电网中,35千伏、110千伏、220千伏大工业用户输配电价分别排第23位、第26位、第27位。

利益共享的煤-电--用协同发展格局初步形成。

贵州省全社会用电量稳定增长,2017年,全社会用电量138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5%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148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

2017年,贵州电网省内售电量突破千亿千瓦时,扭转了持续亏损状态,2018年继续保持盈利。

2018年,贵州火电企业同比减亏26亿元;煤炭行业实现利润总额55.8亿元,同比增长20%

2017年至2018年,贵州市场化交易降低工业企业用电成本84亿元。

贵州众一金彩黔岩脚煤矿智能化工作面操作平台.JPG

贵州众一金彩黔岩脚煤矿智能化工作面操作平台

煤炭工业的战略性基础性地位得到巩固加强。

优质煤炭产能逐步释放。2018年底,贵州省公告生产煤矿产能1.56亿吨/年,平均单井产能37万吨/年、同比增加3.3万吨/年。

在全国率先制定煤矿智能机械化改造标准及验收办法,形成具有贵州特色的煤矿智能机械化标准体系,2018年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71.7%、比2015年提高30.7个百分点。

煤炭资源综合利用力度加大,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率达41%,抽采量、利用量均居全国第2位,煤矸石综合利用率达62%,生产煤矿矿井水处理设施投运率100%、达标排放率100%

创新水火发电权交易初获成果。

贵州省过去水电、火电企业间缺乏利益联结机制,汛期水电多发,火电发电空间受到挤压,电煤需求不足,煤炭销路受限,煤矿企业停产、减产;枯期水电出力不足,火电必须增加出力满足电力需求,电煤需求大增,而煤炭生产短期难以大幅恢复增长,电煤需求出现波动,进而影响煤炭稳定生产。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实施以来,贵州省通过建立水火发电权交易机制,在汛期水电向火电购买发电权获得发电空间,提高发电效益,而火电获得发电权收益后,增加煤炭采购,实施电煤储备,从而拉动淡季煤炭企业生产,促进了煤炭、水电、火电企业利益共同化。

2017年以来,贵州省内水火发电权交易电量累计40.7亿千瓦时,云贵水火置换交易电量累计43.2亿千瓦时,在水火发电权交易方面实现了突破。水火发电权交易的实施,既充分利用了汛期水电资源,又为枯期火电发电水平的提升储备了有效能量。

电力市场化交易有力保持了下游产业的增长。

近两年来,贵州省持续深入推进电力市场化建设,每年结合经济运行特点制定年度电力市场化交易实施方案,组织发供售用各方进行年度协商、集中竞价、挂牌交易,80%的大工业用电量进入了电力市场,累计有1100余户用电企业参与了交易,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电价优惠,稳定了生产。2017年以来,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贵州省累计为下游企业降低用电成本84亿元,保住大工业用电量134亿千瓦时,特别是有色、冶金、化工等重点行业受益明显,赢得了转型升级、提速发展的时间和空间。

促进煤矿、电企联营,形成煤电利益联结体。

国家电投贵州金元公司下属的纳雍发电总厂长期因电煤供应紧张,机组出力严重不足,企业连年亏损,近两年来,在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的电煤长协机制等作用下,煤电双方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一一对应”供煤关系,稳定了企业生产。比如2018年底,纳雍电厂与省内大型民营煤炭企业贵能投资集团公司、贵州众一金彩黔矿业有限公司签订了5年期的电煤中长期合同,建立了“电价涨、煤价涨;电价跌、煤价跌”的价格联动机制,大大缓解了纳雍电厂多年缺煤的紧张状况,企业生产经营形势持续向好。今年一季度,纳雍电厂累计发电量22.4亿千瓦时时,同比增加13.1亿千瓦时、增长140.9%,拉动发电利用小时增加546小时,较去年同期减亏4500万元左右。

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运煤货场.JPG

贵州邦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运煤货场

延伸——

“一五三九”

贵州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顶层设计和框架内容可概括为“一五三九”,即“一个基点、五条原则、三大机制和九项任务。”

一个基点: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这是新机制的中心思想。通过推动煤炭、水电、火电形成利益共同体,合力做大能源“蛋糕”,形成电量充足供应、电价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发展新优势,为全省发展提供能源支撑。

五条原则:包括煤炭保持均衡生产、电煤价格控制在合理区间、用电价格保持竞争力、增强政府对能源工业的调控力和煤炭火电水电三方协同发展、合作共赢。这五条基本原则是“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这一基点的具体要求。

三大机制:包括煤炭火电水电利益联结机制、政府调控机制和预测预警机制。通过建立完善水火发电权交易、电煤中长期合同、基础存煤+季节存煤+应急存煤电煤储备、电力市场化交易等系列制度,打造煤炭火电水电利益共同体,保持电价竞争优势。通过重组贵州盘江煤电集团、乌江能源集团,实行电煤合同每大卡79分的政府指导价,不断增强政府对能源工业的调控力。通过加快建设“能源云”大数据平台、定期召开分析会等措施,不断提高能源运行预测预警能力。

九项任务:包括释放煤炭产能产量、签订履行电煤合同、开展电煤储备、提高火电机组技术水平、开展水火电发电权交易、完善电力调节机制、形成电价洼地、完善预测预警机制、加强政府调控9项重点任务,是对“一个基点、五条原则、三大机制”的具体化、任务化。从煤炭这个能源工业的基础出发,到煤炭、水电、火电的总量、价格,再到政府调控,逻辑清晰严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