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老煤矿焕发新生机独家

发布时间:2018-06-21 14:35:52  作者:刘坤伦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117日至18日,贵州省能源局组织专家,对火烧铺煤矿的煤矿综合信息化管控平台、通风子系统、压风子系统、排水子系统、运输子系统、供配电子系统、工业视频监控子系统共7个项目进行验收,专家组通过对地面和井下进行现场测试检查后一致认为,7个项目经过进一步完善,可通过验收。

火烧铺煤矿于20174月开工建设这7个项目,201711月建设完成并试运行。项目的实施,将实现矿井作业人员减少、生产效率提高、生产成本降低、“少人或无人值守”的目标。“智能化建设将使火烧铺矿这个老煤矿焕发出新机。”煤矿企业有关负责人对前景充满信心。

 火烧铺煤矿安全调度中心.JPG

火烧铺煤矿安全调度中心

变迁

今年66岁的陈玉新,11年前从火烧铺煤矿退休,作为一线的机电维护工人,他经历了煤矿从炮采到机械化综采的变迁。

1970年,18岁的陈玉新通过从盘县招工,进入火烧铺煤矿工作。

“那时每月工资就能拿到60多元,很满足,也很骄傲,”陈玉新感慨,“但与现在的采煤技术相较,简直没法比。”

陈玉新回忆,参加工作之初,井下都是利用炮采,强调工作进度而忽视质量,全矿都支援井下,只为采掘进度。

令陈玉新最为惋惜的是,那些从东北运到煤矿作支架的圆木,采掘过后全部埋在地下,造成了极大浪费。

“放炮以后,整个采面蹦出来的煤就丢了,圆木也全部压在采空区,可都是优质木料啊!”

再忆起过去井下的安全,陈玉新用了“恐怖”一词。刚下井时,看着那些不断发生的事故,陈玉新害怕不已,“几乎天天都有伤亡事故。”

到了上世纪90年代,火烧铺煤矿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木料用量逐渐减少。

煤矿公司化以后,从英国引进了综采设备进行机械化割煤。

“不过,引进的综采设备也经常遇到问题,常常因为技术原因,十天半月就要闹一次‘罢工’,”陈玉新说,“但矿上无计可施,只有坐等英国人来解决。”

20076月,火烧铺煤矿挥手告别用了40多年的炮采。

“从那时起,煤矿无论是制度还是技术上都更加先进,效益也全面提升,工人的信心很足。”在井下干了38年的陈玉新,觉得自己很幸运,见证了火烧铺煤矿的每一步发展。

在火烧铺煤矿采煤三区工作的张兴国,他和陈玉新不仅干的工种一样,感受也一样,都觉得自己幸运。不一样的是,张兴国不只经历了火烧铺煤矿采煤系统的巨大变迁,从2017年10月起,他还参与了煤矿智能机械化升级改造项目。

“通过智能机械化项目,减人提效更明显,安全效能大提升,”张兴国说,这是他的贴身感受,“比如原来10台机组需要10个人操作,现在3个人就够了。

他告诉记者,如今,煤矿调度室通过视频,对井下情况一目了然,改变了过去盲目调度的问题。同时,原来设备重新启动时,调度室要到处找人,最快也要20多分钟才能启动,现在2、3分钟就搞定了。

“我们工人自己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也最具说服力,煤矿企业要发展,就必须走智能机械化之路。”张兴国语气坚决。

 火烧铺煤矿设备操作从“有人值守、无人值守”到“无人值守、有人巡视”。火烧铺煤矿供图.jpg

火烧铺煤矿设备操作从“有人值守、无人值守”到“无人值守、有人巡视”。火烧铺煤矿供图

建设

火烧铺煤矿始建于1966年,原设计产能每年120万吨。2017年,核定产能180万/年。

和许多老煤矿企业一样,随着矿井生产水平的延深,生产辅助系统庞大,设备增多,人力成本逐年增高。同时,企业人员结构面临老龄化、招工难等一系列现实问题,发展煤矿智能化是火烧铺煤矿的不二选择。

事实上,早在1972年,火烧铺煤矿就已在其平二采区使用ⅦQ-80型采煤机组,这是当时贵州省矿区中第一家采用先进机械的矿区。

1984年,火烧铺煤矿和月亮田煤矿先后引进使用DY-150型机组,标志着当时的盘江矿务局进入了高档普采阶段。

1987年,火烧铺矿在其北三12121采面装备综合采煤机组,开启了整个盘江矿务局综采机械化的征程。

2007年6月,火烧铺煤矿告别使用40多年的炮采,进入了全面综采的崭新阶段。

通过火烧铺煤矿几代人40多年的努力,煤矿机械化、智能化逐渐成为现实,并引领贵州省智能化矿山建设。

2015年8月,火烧铺煤矿启动智能化升级改造建设项目设计工作;2016年9月,完成项目设计及技术规范书的编制,当年11月完成项目招标;20174月,贵州省动能煤炭技术发展服务有限公司开始施工建设,10月底完7大子系统安装调试。

其中,煤矿综合信息化管控平台主要以千兆工业以太环网建设为主,系统使用赫斯曼网络专用管理软件,对各种故障报警、历史故障查询、每个交换机的各端口状态、通信流量、交换机设置、系统的安全进行维护,实现综合的负载和故障分析。采用图形方式的交互式用户界面,使操作更简易直接,端口管理更容易理解,对任意网络联接进行简单设置即可提供全面的负载和故障分析。

通风子系统主要实现五大功能。在机电调度集中监控、操作,可以实现无人值守,有人巡视;实现正常启动、反风和风机切换,一键式操作;实时在线监测、存储主通风机的压风、风量、电机绕组和轴承温度、电流、电压等主要性能参数;实时显示系统的报警信息,历史记录存储查询;机房各主要设备进行实时监视。

压风子系统主要实现对中心压风机房、北三压风机房两个压风机房7台压风机远程监控。

排水子系统实现对井下主排水泵房13台主排水泵的远程监控。

运输子系统主要对井下9部强力胶带输送机进行远程监控。

供配电子系统实现对地面三个35千伏变电所、一个6千伏变电所、三个风机房配电室、北三联合机房配电室以及井下8个配电所,实现电力系统远程监控,具有遥视、遥测、遥信、遥调、遥控,无人值守,峰谷电能计量、能耗统计分析、电能质量检测,数据采集、运行监视、智能告警、故障分析和将监控数据上传煤矿调度中心等功能。

工业视频监控子系统是在矿调度室、机电科调度室、井运区调度室、各采区调度室均安装大屏显示,井下各机房硐室、地面各机房、变电所均安装高清网络摄像仪,实时监视现场情况。

 火烧铺煤矿为贵州省煤矿企业提供了一条可借鉴、可复制的发展新路。.JPG

火烧铺煤矿为贵州省煤矿企业提供了一条可借鉴、可复制的发展新路。

效果

火烧铺煤矿机电运输副矿长董代安算了一笔账。

整个智能化改造升级项目总投资2113.18万元,直接减少员工81人,每月多出煤5000吨,采煤工作面月效率提升5%以上,提高了生产效率,减少了电力消耗,节约了生产成本。

“按每个工人每年工资7万元计算,一年可节约工资567万元;每月多出煤5000吨,通过洗选出精煤2000吨,每吨精煤按1000元计算,一个月增加效益200多万元。”董代安说,再加上用电成本下降,不到一年就可以收回项目投入成本。

董代安坦言,由于这个项目是贵州省第一个智能机械化项目,还需要不断总结经验,也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据了解,该项目建设取得的效果主要是实现了三项功能、促进了四个转变、解决了五个问题和达到一个目的。

实现的三项功能是:实现了在调度室远程监控主要通风机、主排水泵、胶带输送机、局部通风机及供电设备,并对相关设备运行数据进行实时采集、传输、储存和处理;实现安全生产各环节的信息交流和资源共享,通过文字、数据、语音、视频、图像、图形等多媒体传输和处理,达到自动监测和集中控制安全生产全过程的效果;实现管理决策与安全生产全过程的无缝对接,提升了矿井机械化、信息化、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

促进四个转变:促进现场管理从“坐岗”到“巡岗”的转变;促进设备操作从“有人值守、无人值守”到“无人值守、有人巡视”的转变;促进设备检查从定期计划性检修向“当修则修”转变;促进岗位定额从“一人一岗”到“一人多岗”的转变。

解决五个问题:人员少、招工难、职工老龄化、设备可靠性差和效率低的问题。

达到一个目的:实现人机分离,达到“少人则安、无人则安”和减人提效的目的。

2017年11月20日,原贵州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秦如培率全省第二次项目建设现场观摩会代表到火烧铺煤矿观摩时表示,火烧铺矿“千企改造”及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项目,是“机械化”和“智能化”融合的改造,使企业安全生产系数得到了极大提高,实现了减员增效、节能减排和绿色生态的可持续发展,为贵州省煤矿企业提供了一条可借鉴、可复制的发展新路。

 无人值守机房 火烧铺矿供图.jpg

无人值守机房 火烧铺矿供图

新机制一年记

评论 (0)